您现在的位置: 漳平新闻网 >> 特色漳平 >> 名茶之乡

双洋南洋 水仙在洋

2022-04-27 08:43:35 作者: 詹鄞森 来源: 漳平新闻网 分享到:

□詹鄞森

当无人机缓缓游弋在茶园上空时,上帝的视觉下,雾起云涌,莽莽苍苍,一碧万里,千山如海。云雾中时隐时现的山头,如海岛耸峙,而满山的栲树,野栗子正在开花,堆出了一簇一簇的白雪,如浪花。一座座茶园,像极了电子元件的线路板。

漳平、宁洋,双洋、南洋,是水仙茶主产区。当年为什么爱用这一“洋”字,似乎突然明白了。是九鹏溪、九龙江流向大海呢,还是千山万壑送出了只此青绿,滋润了这美丽茶乡?

 

原宁洋县城,就在双洋,九龙江北溪上游,境内山峦起伏,原始森林密布,仅千米以上山峰就有8座,森林覆盖率达85%,成就了天台国家森林公园,紫云洞山、九鹏溪、大用山、公馆岭……均为水仙茶的故乡。明代旅行家徐霞客两度进入宁洋溪,在双洋嵌下游历足迹,留下“程愈迫,则流愈急”的名句。

站在公馆岭茶山,远眺群山逶迤,蜿蜒起伏,山连着山,水连着水,云遮雾罩。近看茶园层层叠叠,满眼翠绿,缥缈的云雾忽远忽近,若即若离,碧野清风,此时我欲乘风归去,这里是山呢、还是海洋?

 

深山峡谷,此时杜鹃花、野生草莓正红,美女们追寻草莓去了。红菇、野生香菇、山茶油籽、杨梅、阔叶树丛生;这里应有山獐、树蛙、野猪、锦鸡、野兔、蟒蛇等动物悄悄出没。

在人工茶园,套种了大量的黄花菜、桂花、紫薇、杜鹃、茶花等,置身其中,似乎“九鹏高峰茶园绿,水仙飘香诱人来”。

在南洋北寮和双洋中村交界处,植被茂盛,山高坡缓,是老枞水仙茶叶基地。一座海拔1365米的山峰石牛岽,人迹罕至,崖峰峭壁,终年云雾缭绕。这里遗存了几十株郁郁葱葱的老茶树,树冠宽阔,枝繁叶茂,一丛丛老枞树干,虬枝苍苍,颇具古韵。最大一棵高达7米多,身披无数青苔,见证历史岁月,被当地人称“茶仙”。

 

双洋镇溪口村大会自然村,这片水仙老枞母本园的茶树,是清代“漳平水仙茶第一人刘永发引进种植的水仙茶母树,是漳平水仙茶的发源地。

双洋茶农刘永发、邓观金,是漳平水仙茶的先驱。

刘永发绰号“石岽古”,19世纪末,他在闽北考察武夷岩茶种植加工技术后,从建阳小湖乡重金购买了水仙茶苗,带回大会村牛林坑栽培,从而开启了宁洋水仙茶种植的历史。他在武夷岩茶重发酵制法基础上,改良创新,吸收闽南乌龙茶轻发酵工艺特点,创制出漳平水仙茶独具风味,广受青睐,远销当地及东南亚一带。

 

刘永发还在茶叶外型包装上推陈出新,用四方模具,将茶叶压制成四方茶饼,用土纸包装后,烘焙定型。纸包茶保管方便,便于储存及长途运输。茶饼包装上,是他的印章:“永发,宁洋大会乡七星岩自采正岩水仙发售”。因这创举,他被誉为“漳平水仙茶饼创始人”。

刘金娣、邓观金是水仙茶第二代传人,邓观金当过兵、打过铁、学过木匠,过打土砻。1934年,他拜刘永发为师,学成后购买茶苗200多株,自己种植。茶叶开采时,他用轿子把师傅请来,杀鸡宰鸭,殷勤款待,请师傅现场传授制茶技艺,茶叶依然延用“永发”记。当制茶技艺独当一面后,才制刻自己的商标“邓金记”。上世纪40年代,他有茶树3000多株,产茶超出师傅,销路更广。水仙茶从此声名远播。

邓观金往下传承就是第三代传人了,邓观金的养子邓金贵、养女婿王廷华、徒弟张旗生都是邓观金的徒弟。到第四代传人张兴裕,如今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制茶技艺传承人,成为龙岩市六大茶叶品类中,第一个被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的茶叶制作技艺。

 

1966年,15岁的张兴裕跟叔叔张旗生学习水仙茶制作技艺。他的儿子文健、文将也跟他一起制茶。他又带出了张文杰、刘志建、刘华平等9个弟子。其中刘华平又被评为龙岩市评茶技能大师,国家一级评茶师。

在漳平,水仙茶制茶师傅不是一人,而是一群,如海洋,潮起浪涌,后浪追前浪。

因为老枞水仙得天独厚的生长环境,也因为一代代茶人的承前启后,漳平水仙名声在外。从宁洋九鹏溪边蔓延开来,从元代始种植茶叶,到明清时已具相当规模,有了专门的茶叶加工作坊。清光绪二十年,由“泰昌茶庄”选送的茶叶,获得巴拿马博览会和上海博览会金奖。如今,四季阳光农业、德韵茶行、品一农业、九鹏茶叶、璞玉茶业、聚缘茶业、大用生态农业等等,规模一个比一个大,制作工艺更加精细。这些龙头企业,作为福建省现代农业(茶叶)产业技术体系漳平市综合实验推广基地,做好“茶文化、茶产业、茶科技这篇文章”,在茶叶健康栽培、生物防治、生态调控、替代农药示范、集成模式等技术上,下足功夫。带动了镇村的种茶专业户、个体茶叶加工厂、水仙茶业合作社、水仙茶集中加工区,在漳平形成一个个远近闻名的水仙茶专业村。

此时正是春茶采摘时节,雨水充沛,雨雾朦胧,村中弥漫着阵阵茶香。茶农们有的正在晒青、晾青。有的师傅则负责技术监管、茶文化策划、茶产品营销,更多年轻的“新茶人”,拍视频,做抖音,通过朋友圈、公众号、云直播等方式,做起网上水仙茶传播、营销。

 

我们参观了漳平老枞水仙茶饼的传统制作工艺,从采青、晒青、晾青、做青,到杀青、揉捻、造型、烘焙,每一道都靠经验。同样采摘翠嫩的芽尖两三片,但不同的制作工艺,则做成红茶、白茶、绿茶、黑茶、青茶等不同茶叶。水仙茶制作重在晒青、做青,前期水筛轻摇,后期使用摇青机,前后各两次,前期轻摇,后期加重;晾青看太阳,薄摊多晾,此时,茶香就出来了。经炒青、揉捻后,采用木模压制造型、滤纸定型。最后是精细的焙笼碳焙,控制炭火温度,翻动上下层纸包,每道工序要十分用心,丝毫马虎不得。

老茶师亲自给我们泡了一包老枞水仙茶。一壶泉水煮沸,泡好后每人只一小杯,轻啜一口金黄色茶汤,入喉甘润,口齿生香,喉韵悠长,醇厚鲜爽,沁人心脾,可谓茶中极品。接着又冲泡五六道,汤色香气不减。

 

双洋南洋,水仙在洋。我想起了“何必漂洋过海,眼前即是南洋”的口号,走访了许多茶企、茶农,返乡创业青年,发现他们对发展水仙茶的热情、水仙茶传统制作工艺的传承,又赋予了新时代的创新内涵。

这是中国南方茶叶的一片汪洋大海,我只掬一捧海水,了解漳平水仙茶的“前世今生”,感受“一片茶叶富了一方百姓”的产业、乡村振兴,正在海峡西岸的这片土地上掀起大潮。

作者简介:詹鄞森,福建省作协会员,闽西日报主任记者(副高),退休后曾任龙岩市关工委、慈善总会、老科协、老促会副秘书长,常务理事等职,现任《环球客家》主编。

责任编辑:陈建铭
时事热点
社会民生
友情链接: